舔b动态图

魏峰其实心里也知道陈美月所处的位置,让她不得不这么说,这么做。

可是真的等到她说出这种话的时候,魏峰的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。

所以,当上次魏峰就已经跟陈美月说的明明白白,两人各自做各自的事情,两不相欠,两步相帮,这不仅仅是气话,更是来自他内心深处的话。

就比如现在发生的事情。

陈美月娇躯一颤,说道:“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魏峰,应该理解我的。”

“我理解,可是没有人理解我,更没有人理解冥罗!”

“这件事我劝七号公馆不好插手,不然我魏峰也不会留手!”

“魏峰,竟然说出这种话,实在太让我失望了。”陈美月痛心的说道。

在她看来,魏峰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人,可是她还是看错了,的确,魏峰不是那种不识大体的人,可如果真的到了触碰了他的底线,那么那所谓的大体,在他眼前连个屁都不是。

“让失望最好,我本没有想要做一个完人,陈美月,我不想跟们七号公馆为难,但是左千秋,杀死药鼎山上百口这比血债,迟还一分一秒,都不可能!”

冥罗虎躯一怔,看了看魏峰,今日,他抱着必死之心,因为他知道,今天这种场合,想要杀人之后,全身而退太难太难了。

所以,他才想跟魏峰划清关系,一切自己来承担。

俏皮可爱的麻花辫美眉好清纯

但是很显然,魏峰说出这种话,就已经证明,两人会共同进退。

“好小子,够胆,难道要跟整个江湖作对吗?”左千秋怒极反笑。

他本以为小小一个江南,小小一个药鼎山,不会有什么麻烦,杀了就杀了,可谁能预料到,会发生现在这种事。

“哼,还代表不了整个江湖,我魏峰要杀的人,即便有整个江湖撑腰,那又怎么样,我照样杀之!”

“好狂妄的小子,我就看看有没有这种资格!”

说话的是一直沉默不语的七绝师太,她早就看不惯魏峰的所作所为了。

年纪轻轻,猖狂无边,还想当着这么多高手的面,斩杀左千秋,真把他们当成空气了吗?

“资格?好,那我就让看看,我有没有这个资格!”

“冥罗,左千秋就交给了,这个老尼姑交给我!”

魏峰说罢,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窜了出去,速度快到了极致,眨眼之间,就已经来到了七绝师太的跟前,气势雄浑的一拳,猛地对着她的面门激发而去。

“小子,找死!”

七绝师将拂尘挡在眼前,魏峰一拳轰在拂尘之上,顿时传出了一声声沉闷的声音。

七绝双目一闪,露出了郑重的神色,身体不断的后退,全身爆发出一阵阵强悍的能量波动。

“……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是国士修为!”

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华夏会有如此年纪轻轻的国士,如果单论修炼天赋的话,恐怕在场之人,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魏峰。

魏峰冷冷的说道:“我是什么人真的那么重要吗,是不是我如果是普通人,们便视之如草芥,如果我背靠师门,拥有传承,们便不敢动手?”

“这世界没有那么多的道理,道理只有个,它在拳头上!”

魏峰发怒了,真正的发怒了,他的身体内隐藏的一条血腥狂龙,在那么一瞬间,彻底觉醒。

血翘蕴含的狂暴真气,也席卷而出周遭的武者,面如仿佛被刀子割裂一般,骇然后退。

而七绝师太,也露出了极为郑重的神色。

冥罗狞声说道:“左千秋,我会收割的脑袋,放在药鼎山后山祭奠亡者在天之灵!”

左千秋的瞳孔之中,一个身影渐渐靠近,充满杀意的一拳落在了他的胸口。

左千秋急忙躲避开来,头皮阵阵发麻,他呼吸急促不已,脑海之中不断的闪烁着各种各样的念头。

他不能死,绝对不能死!

“陈盟主,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这些人击杀吗,我们可是为了响应七号公馆的号召,前来消灭变异人的,如果不插手,会让所有江湖众人彻底寒心!”

陈美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事到如今,她也是进退两难。

其实她也不傻,顿时冷声喝道:“冥罗,左千秋涉嫌杀害大量普通人,这件事交给我七号公馆,我们一定会给一个交代的,不能这么做!”

“难道要上七号公馆的通缉名单吗?”

“陈美月,我说了,我不管任何事,只要杀死左千秋,如果要拦我,过来就是了,不需要再说什么废话!”

“……榆木脑袋!”

陈美月气闷不已,“们给我等着,我这就去叫人!”

说罢,陈美月大踏步快速离开宴会大厅。

而左千秋整个人都傻眼了,不断的闪避着冥罗的攻击,心里头却是凉了半截。

尼玛,陈美月竟然走了,这就不管我了吗,老子被这家伙逼的节节败退,竟然放手不管了?

“各位同道中人,莫非们都不出手吗,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人行凶杀人?”左千秋一边逃窜一边大声的叫道。

如果真刀真枪的比试,左千秋还真不是冥罗的对手。

“丘道长,金刚僧人,们作为江湖上颇负盛名的前辈,难道真的不想插手吗?”

嘭!

冥罗不含丝毫感情,一拳击碎了对方的肩胛骨。

左千秋倒飞而去,在地上滑了好几米,内劲震出的鲜血,在空中爆出一朵朵血花。

冥罗丝毫没有犹豫,再次朝着左千秋怒攻而去。

嘭的一声,又是一拳,狠狠的轰在了左千秋的腹部。

噗嗤!

左千秋再次口吐鲜血,双目圆睁,惊恐的看着对方。

“饶……饶过我,我错了!”

“错了,杀死要盯上两百余口的时候,想过错了吗?”

“占有轮回鼎,大摆筵席祝寿的时候,有过一丝一毫的愧疚之心吗?”

左千秋恨不得跪在冥罗跟前道歉,只要让他活命,让他做什么都可以。

可是现在他连起身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冥罗目光凌厉,双目喷火,刚要将对方的脑袋拧下来,就在这时——

“差不多可以了,年轻人,留手吧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