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无限次数破解版

谢爷爷人老了受不了惊吓,不仅他,连带着管家和林爷爷,三个老人都被云舒在病房的话吓了一跳。

他们十分赞同云舒说孩子会抱错,或者丢的事情。

即使孩子是单人一个房间,周围有护士二十四小时轮番守护,做家人的始终不放心。

于是,三个老人一人一个凳子坐在玻璃窗外,眼睛就落在里边的婴儿身上。

谢闵行担心他们再感冒,于是出去请他们,结果一去十分钟过去了,他也变成了望儿石。

不一会儿,谢公子牵着姑父的手也去了。

江季对谢闵行说:“小舒醒了,进去陪着她。我在外边帮看着孩子。”

谢闵行接过长子,他抱在怀中,“我们去看妈妈?”

“不要,妈妈让我看弟弟,爸爸去看小舒妈妈。”

于是,谢公子光荣的落在了管家的腿上,江季不知道从哪儿推来一个换药的推车,他拍拍上边说:“小财神,坐姑父给弄得座驾。”

三个老人,一个稚子并排坐着,身后站着隽秀男子陪着都看着屋里的新生儿。

谢闵行回去看妻子,云舒第一句话就是问:“老公,我瘦了么?”

秋天眉目如画的清纯女子图片

谢闵行:“瘦了,比以前更加好看。”

小妮子脸上露出笑容,“我就信我老公的话。”

林轻轻坐在云舒病床的另一边,她拿着棉签蘸水时不时的为云舒擦嘴唇。

屋里的氛围暖洋洋的,和去年反差鲜明。

看,新年的凌晨孩子出世,母子平安,今年注定又是一个好年。

南国的南墨半夜忙后,他也挂念着北国的亲人,他给谢闵行打电话,“大哥,大嫂怎么样?”

“母子平安。”

南墨欣喜的祝福一番,“以后寄回去的礼物要多一份了,孩子叫什么?”

“大名云星慕,小名等大嫂起,她起的比我的好听。”谢总承认自己上了年纪,起名刻板,没妻子起名好。

“星慕,好听。”

简单的聊了几句挂断。

谢闵行又向其他的几个兄弟报喜。

天要亮了,云舒平躺了六个多小时,天空渐白之时,她熬不住的睡了过去,家中的人都不离开,都要陪云舒过这一天,即使她们都有了倦意。

半个月过去了,云舒一直想出院。

云母和谢夫人这段时间轮流在病房照顾云舒和新生儿,谢家的一切事情暂时都交给林轻轻打理,新年的准备已经步上了安排,她做事细致,很有谢夫人的风范。

谢长溯这学期的课没上完,他就开始旷课,之前云舒身体不适,谢闵行纵容他了几天,让他陪在妻子身边。这下好了,抓到甜头的小家伙愣是不再去幼稚园。

谢闵行开车将他送到了学校门口,他抱着安全带不撒开,口中嚷嚷着:保护妈妈,陪我妈妈。

谢闵行将他抱下车,人塞给带班老师。

小家伙双手抱着铁门,倔强的噙着泪,小嘴又吐槽谢闵行,“是个坏爸爸,不要长溯宝宝了。”

隔着铁门,谢闵行蹲下身子对他说:“爸要,不读书,爸就会惩罚。”

小家伙立刻伸出手心,掌心伸开,“喏,爸爸打我吧,我不读书,我要陪和妈妈还有弟弟。”

谢闵行将他袖子挽下去,防止冻伤儿子的皮肤,他说:“爸的惩罚不是打掌心。”

“哦~长溯知道啦,爸爸要打我的小屁屁。”遂,谢公子小人精对身后的保安说:“爷爷开门儿,我爸爸要打我屁屁了。”

小孩子的话让保安听了心软的一塌糊涂,多么可爱的乖宝宝啊,这父母怎么舍得打?

上课的铃声都响了,谢闵行起身就走,“乖乖回去上课,爸保证今天还是第一个接到的。”

小家伙摇头拒绝,他眉头皱着,和妈妈的赌气模样如出一辙。

谢闵行上车,看似开车离开学校门口。

实则他将车停在附近,又步行偷偷走过去看儿子听话否。

到了墙根处,却发现,他不哭不闹,双手就抱着门栏,任由老师哄他,拽他,他就是不撒手,他的小脸贴在铁门上,看着外边的马路。

带班老师,“谢公子,外边冷,我们回教室给谢总打电话来接好么?”

谢公子摇头,十分坚定的说:“我爸爸没走。”

谢闵行突然后退,这小家伙怎么知道自己没走?

周围的人也不敢蛮力拽谢家的金疙瘩,她们都听说谢家太太添了个二公子,估计谢家人都在忙二公子的事情,谢公子只好丢给学校。

带班老师胡乱猜忌,她还吓小家伙,“谢公子,不听话,爸爸妈妈就不喜欢了。”

谢长溯冷哼一声,大声的说:“我爸爸肯定在这里偷偷看长溯。”

说完,他大叫一声,“爸爸~长溯冷啦。”

即使冷,他还不撒手,累了就抱着大铁门将身子的重量压上去,看着路对面来来往往的车等谢闵行的出现。

暗处谢闵行的视线落在他手腕处,儿子的个子长了,胳膊也长了,几个月前买的衣服今天穿上显的短小了许多,也或许是里层穿得太厚外衣给撑起来了。

从去年的十一月开始,本该属于小妮子的买买买时光都在医院度过,害的儿子的衣服也没换新。

他这个做爸爸的心竟然也没在上边,往日都是小舒在操心穿衣打扮之事。

小家伙的胳膊露出一小节,双手抱着铁门不换位置。

腊月天,寒冷天。

谢闵行又在暗处等了十分钟,小家伙倔强的,三个老师都对他无可奈何。

他太倔了。

谢闵行头疼的捏捏眉宇,随机他想到妻子的性格,这小家伙倒是遗传个遍。

“长溯。”

谢闵行从右侧的一棵树下走出来呼唤儿子。

小家伙惊喜的伸出食指指着谢闵行他骄傲对老师说,“们看,我爸爸没走~我爸爸可爱长溯啦,他来接我啦。”

谢闵行眼神示意门打开,他进入学校,单手抱起小家伙为他暖手暖脸暖耳朵。

“冷了为什么不进去?”

谢公子说:“进去了,爸爸就不会出现了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