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禁樱桃视频app

苏聘儿想了想,“明天晚上七点可以么,明天周五,次日不上班,时间很充裕,而且现在温度低,天黑的也早,等她们下班,我们在酒楼直接见面,吃过饭送她们回家也安全。”

谭岳满身酒气,他应了苏聘儿的安排。

苏聘儿有些担心,“今天喝醉了,明天还记得我说的话么?”

“记得,我喝酒从来不断片。”

他扣着苏聘儿的头,再次吻上,“聘儿,我喝酒没办法开车。”

苏聘儿脸红,她明白谭岳想留下的意思,为了让自己逃避,她选择只理解字面意思,反正她们都觉得自己笨。

“我让言言来接。”

谭岳嗤笑,“天冷,言言开车不安全。”

苏聘儿:“那我陪坐出租车送。”

“行了,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我不放心,我再坐一会儿就走。”

苏聘儿起身,她拾掇好沙发,“躺一会儿,我去为煮一碗醒酒汤喝。”

谭岳脱下西装放在苏聘儿家沙发靠背,他不困,只是眼皮有些疼,手背压迫眼球可以稍微的缓解不适。

歪歪的玩耍

“聘儿,的房东是谁?”

苏聘儿:“房东不在国内,我的房租都是一年给一次,不经常联系。”

谭岳说:“晚上问问房东有没有意向卖房子,这么喜欢这里,我们就买了。”

苏聘儿环视一圈屋子,她觉得可以,她说:“住了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,房东一家移民,估计会卖房子。”

半个小时后,苏聘儿将醒酒汤煮好放在茶几上,她坐在沙发边拍醒谭岳,“起来喝点。”

谭岳有些困了,他小眯了一会儿,看着冒烟的汤汁说:“晾一会儿再喝,我再睡十分钟,十分钟后记得叫醒我。”

苏聘儿瞧着他有些难受,睡觉的时候手背还放在眼皮上。

她去玄关处将家里的灯都熄灭,她坐在谭岳的脚头抱着手机在刷新新闻。

他身上盖着苏聘儿特意买的毛绒保暖的毯子,屋子里的暖气已经开通,苏聘儿只穿着一条冰丝裤腿也蜷在沙发上。

屋子里安静的只能听到谭岳的呼吸声,苏聘儿时不时的看他一眼。

被子没有滑落,她也会多此一举的为他重新朝上拽拽。

她也会时不时的碰一下水杯,试试醒酒汤的温度。

在谭岳睡着后,苏聘儿联系弟弟,“言言,来我这儿一趟,姐夫喝了点酒,一会儿来把他送回家。”

苏言洗过澡看到苏聘儿的消息后,他直接穿着睡衣在外裹了个大棉袄出门接人。

十分钟后,苏聘儿守约的叫醒谭岳,她的叫声温柔,如缕缕清风。手轻轻晃着谭岳的肩膀,“醒酒汤温了,起来喝了。”

谭岳揉揉眼皮,他睁眼看着屋子里的黑问;“怎么把灯关了?”

“灯打开睡不安稳。眼睛缓一缓,我把灯再打开,一会儿言言来接。”

他坐起来,端着茶几上的汤一口饮尽。

喝过后,苏聘儿拿过他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,谭岳背靠着沙发背闭眼养神。

苏聘儿,“我去把餐厅的灯打开,不刺眼。”

不一会儿,苏言在小区门口打电话,脾气暴躁的说:“姐,每次来这里一趟,我都想把们小区砸了。”

亲弟来愣是不让进。

苏言给保安押身份证,保安都得审问半天。

如此龟毛的小区周围人说起只道好,因为安全。只有被拦在门外的家人,偶尔会暴脾气一次。

苏聘儿:“别进来了,我们俩出去。”

她放下手机牵起谭岳的手说:“言言在外边等,我去送送。”

谭岳留宿未果,他跟着苏聘儿下楼,叮嘱她穿好衣服。

在小区门口恰好遇到了谢氏集团的艾拉和她的丈夫,沈方俞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,她们为孩子捂得很厚,担心冻着。

彼此身份原因,谭岳和艾拉之前经常见到,所以见面都会打招呼。

艾拉刚回国,也听说了浩翔地产老董的喜事。

沈方俞目前仍是大区的沈总裁,艾拉却无工作。

“谭董,恭喜好事将近。”

谭岳和艾拉握手,她夸赞苏聘儿和谭岳很登对,又说了许多祝福二人的话语。

谭岳:“多谢,明年三月可要记得和沈总一起来喝我们的喜酒。”

苏聘儿握着谭岳的手,在谭岳的公事上,苏聘儿说不上话,但是她可以在谭岳的身边陪伴,她的脸上一直浮现淡淡的笑容。

襁褓中的婴儿突然躁动,棉褥子下已经出现了断续的哼哼声音,想要哭闹。

艾拉急忙接过孩子,她对谭岳告别,“孩子可能是饿了,我们先带着孩子回家,谭太太既然在这里住,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,以后有机会再聊。”

沈方俞和谭岳握手客套的说着话。

艾拉生孩子坐月子都是在瑞士,谢闵行给她们的假期足够长。这次回来一是听说云舒二胎快生产了,二是沈方俞工作上有些变动。

谭岳和苏聘儿走出小区,他说:“刚才的两个人是谢氏集团的高层,女的叫做艾拉,是谢闵行的首席助理是个很有能力的女性,男的也不弱,是国外巴黎和罗马两大区的谢氏总裁沈方俞。”

苏聘儿眼中闪过羡慕,“那她们好厉害啊,艾拉的学习一定很好。”

“不需要羡慕别人的聪明,比他们长得好看就行。”

苏言在车内冻成狗,他穿着棉拖鞋,露着脚后跟的过来接他,自己的姐夫竟然在寒冷的天和他姐亲亲我我。

又不是不见了,不就是回趟家至于么,在车屁股后说半天的话。

他气的一直按喇叭。

苏聘儿推着他催促,“赶紧上车吧,今晚回去就早点睡。”

谭岳:“我看着进小区。”

苏聘儿真拿谭岳没办法,她只好先进入小区然后对谭岳挥手,隔着门对他喊,“快点上车,外边冷。”

谭岳拉开副驾驶门进入,苏言见他坐好,一踩油门直接冲出去。

艾拉和沈方俞也回到家中,长久不回来,屋子里依旧干净如初,在回来前,沈方俞已经命人给这里都打扫干净了。

屋里的暖气调开,等温度上来了,艾拉把孩子的褥子给打开,让孩子四肢得到解放。

她让沈方俞暂时看着孩子,然后去饮水机旁接热水为孩子冲奶粉。

艾拉生的是个男孩子,他出生的时辰很巧,是清晨熹微之际,于是沈方俞为孩子起名:沈曦晨。

艾拉冲好奶粉递给沈方俞,“喂阿晨喝奶粉,我给太太回个电话,报一声平安。”

云舒在医院睡着了,她的手机被谢闵行接通,他拿到一边问:“下飞机了。”

艾拉嗯了生,“总裁,明天方便么,我和方俞想去看看太太。”

谢闵行:“刚回国别跑来跑去,孩子还小,这些天,气温低,明天让方俞去公司找我就行。”

艾拉:“总裁,我儿子好养活还耐冻,瑞士温度比北国还低,他已经有了抗体。登机前我和太太约定了,回来后带着孩子去看她,缓解她紧张的情绪。明天看……”

既然云舒都和艾拉约好了,于是他答应,“来的时候给孩子捂好,这里毕竟是医院。”

艾拉答应。

挂断电话,艾拉就将安排告诉沈方俞。

沈方俞说:“明天我们去早点,和孩子在医院陪太太,我随着总裁去公司,下午去接们。”

艾拉觉得可行。

临睡前,艾拉看她的儿子,瘦小一团,她有些不满足,“阿晨,长胖一点吧。”

小时候的小财神吃的彪胖白嫩有肉感,抱起来让人爱不释手,艾拉也一直想要自己的儿子白白胖胖的,看起来就是有福气的娃娃。

Tagged